2018.05.12 Conference on Research Ethics and National Bioethics Committee

 

近年發明的CRISPR-Cas9 技術,使原本要耗費大量成本、時間、金錢才能完成的基因編輯與修飾,變成只要用很短時間與精力就可完成,使基因治療等基因編輯行為得以普及化。然而CRISPR-Cas9 技術也引發許多倫理的擔憂,例如對人類和動物生殖細胞的編輯,引發優生學、超級人種的疑慮。美國法學期刊近幾年已有熱烈討論,美國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及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 成立了Human Gene-Editing Initiative 計畫推動相關政策與倫理、法律的討論。

在生命倫理管制體系方面,雖然我國對美國相關生命倫理規則及學理有相當研究,但對於生命倫理治理架構卻所知有限。生命倫理原則的政策形成、如何具體化於實踐中的操作及監控等法規,涉及倫理政策民主審議機制及法規的執行力。而美國對於生命倫理治理機制有深厚的發展歷史,如本次邀請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法學院Rebecca Dresser 教授便曾擔任美國總統生命倫理諮議會,為美國總統提供生命倫理制度與法律上的建議。Rebecca Dresser 教授是舉世著名的生命倫理專家,研究領域包括臨終照護法律與倫理、生醫研究、基因科技、生殖醫學等相關倫理及法律議題。作為生醫研究倫理的專家,Rebecca Dresser教授曾罹患存活率只有40%的癌症,面臨參與新藥人體實驗的艱難抉擇。病癒後她開始積極蒐集從受試者角度來看人體臨床試驗的資料,發現以往的臨床研究決定,都是由從未成為受試者的研究者來作成,受試者在過程中是無聲的,因此撰寫了Silent Partners: Human Subjects and Research Ethics 一書,提出研究倫理應該納入受試者觀點的立場,並從各種類型的試驗,包括基因試驗、末期病患的受試權(the right to try)、發展中國家受試者、回溯性研究等等。藉由此行,希望能將她此種新穎觀點帶入我國研究倫理的實踐中。此行她針對三項重大醫療議題進行演講。演講內容為:基因編輯技術的倫理問題、美國生命倫理的管制體系、人體臨床試驗中受試者可扮演的積極地位。

第二場圓桌會議則由衛生福利部薛瑞元常務次長、國民健康署王英偉署長、衛生署醫學倫理委員會主任委員黃富源教授、台北長庚醫院謝燦堂院長、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陳鋕雄所長、台大醫院臨床研究受試者保護中心陳怡安執行秘書分享台灣對生命倫理議題的關心與投入。會議中次長與署長均提到台灣政府目前最急迫需要解決的問題就在如何在人口高齡化下調整現在的法律與社會制度,提供一個對老年人口便利且和善的醫療與社會。

107.05.12v